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落幕之后

太子x大护法倾向明显
有私设注意
粉丝滤镜后的太子注意
呜哇不管了我就想写一个帅气点的太子嘛!
他俩有这————么可爱!!!


「1」

太子本来是想为花生村做点什么的,他毕竟是一国太子,他老子的政治手腕他虽然没学个透彻,不过用在这群刚觉醒的花生仁儿身上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现在他懒得管了,他现在只想守在自家从红冬瓜变成白粽子的大护法身边,等他那十一根肋骨长好,等他能够跳起来敲自己一个暴栗。

至于其他?随便吧。

暴政暴政,以暴政推翻暴政,以暴政替代暴政,以暴政延续暴政。

到头来不过是从一个监牢换到另一个监牢,什么都没有改变。

变得不过是从行刑台上推下来的人。

当初是摘下假眼的,现在是贴着假眼的。

不过这些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他想要改变,想要做点什么,是为了小姜。现在小姜不在了,他也就没了这个必要。

他可以为了小姜拿起身为太子的责任,那也可以为了大护法对太子的义务弃之不顾。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而且这也不是他的国家。

太子扶着额头苦笑,所以说别让我当太子啊,我一定会变成那种为美色误国的昏君的。

不不不,太子摸着下巴表情严肃,好像还要更糟一点。

他一点都不想在以后的史书上,被写成一个为了一只死胖子,江山和美人都不要的反面典型。

「2」

大护法其实很认真的考虑过,要不要在回宫之前处理掉欧阳鸣。

无论怎么看,一个孩子拥有这样的心机手腕,总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而且他也怀疑这样一个扭曲世界观已经成型的孩子,到底还能不能被驯化,被改造。

毕竟奕卫国的教育真的挺一言难尽的。

比如太子他一路从问题少年长成问题青年,从来没被掰正过。

这样一个孩子长大后,会不会成为奕卫国的祸端?会不会掀起又一阵的腥风血雨?会不会……做出让太子后悔他今日所做决定的事?

大护法摇摇头,不愿去想这样的可能性。

他的太子,虽然傻逼,虽然不靠谱,但他从不后悔。

但是他看着走在前面一脸苦口婆心试图和欧阳鸣讲道理的太子的侧脸,心下微软。

算了,大护法一甩钨钢杖上沾染的血迹,如同太子所说的‘文静’的解决掉太子那几个蠢货弟弟派来的刺客,心情轻松的继续赶路。

反正有自己看着,欧阳鸣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而且有些跟头,太子还是自己亲自摔一下才会知道疼。

…………

才不是想要保护那个傻逼太子现在的笑容。

「3」

“夭寿了!!太子又双叒叕跑了!!!”
“哦,那不是很正常吗。”
“啊,对哦。”

嗯,今天的奕卫国皇宫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啧,那个白痴太子真的是说一不二啊!说在宫里待一年半,这连一天都没多待。”

再次踏上茫茫寻太子路的大护法咬牙切齿。

然而一转眼就看到城门口某个探头探脑的大白痴,大护法有些意外,这次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不像是太子的风格啊!

“……众人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城门处探头。”

而且这次太子看见他居然眼神一亮,自己主动凑过来。大护法真的是一脑门问号,这是干嘛呢,太子他终于良心发现准备自首回宫了??

“走!死胖子!我们去解决人生四大终极问题!”

“……你要吃晚饭没带钱?”

太子一瞪眼,“庸俗,前三个问题那么深奥,你却只记得最后一个。”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为什么在这里?”
“今天晚饭吃什么?”

太子以咏叹调的语气朗诵出这四句话,“这是多么美妙的问题!”然而大护法眼神已死。

“说人话。”
“我找到了你身世的线索,亚拉那一卡吗?”

大护法瞳孔一缩,“你说真的?”

太子挥开折扇,轻轻一笑“当然。”

大护法沉吟片刻,手指摩挲着从不离身的钨钢杖,最终抬头“行,我信你,不过你答应我,此去不管有没有结果,你都要乖乖在宫里待两年。”

“一年!”
“一年半!”
“成交!”
“不过在解决前三个问题之前,我们还是先把第四个问题解决了吧。”
“……说了半天你还是出门没带钱包啊!!”

太子慢悠悠的跟在红胖子身后,折扇遮了唇角略带苦涩的笑意,按照老狐狸的意思,这次回去后,大概就是登基了吧。带这个红胖子解开他的身世之谜,带给他活着的意义,就是他身为太子的最后的任性。

他给他自由,这是他能给他的最好的礼物。至于之后大护法会选择是去是留,就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了。

他要是走了,他也留不住。
但他要是选择留下,那他就不会让他有离去的理由。

这是,他作为皇帝的任性。




后记:
脑洞开的大过天系列
太子他其实真的很帅的你们信我!
以及求评论求扩列qwq
给太太们递茶并趁机亲了一口.jpg

评论(1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