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大护法/太大】等待


★依旧是太子×大护法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狗血漫天注意
★作者脑子八成有泡注意

「1」
太子早已习惯了等待。
幼年时等待着母妃寥寥的笑容和拥抱。
少年时等待着父皇不多的几句夸奖。

而青年时期?
他在等待着一身红袍的大护法从各种犄角旮旯里找到自己。

但是他其实真的很讨厌,讨厌等待。 对,虽然早已习惯,却也还是讨厌。


 太子缩在石头的缝隙中继续着他的等待,外面大护法正和敌人打得不可开交。 他觉得脚有些麻,于是就又换了一边。 


啊啊,与其说是讨厌等待,不如说我是在讨厌这样无能为力到只能选择等待的自己。


 太子苦笑。 


还真是没有丝毫长进啊,我。

红胖子与平日别无二致的嗓音淡定响起,“搞定了,太子,我们走。”

他从无可救药的自我厌弃中回过神,有些慌乱的起身,眼神乱飞“啊?啊,死胖子你怎么又搞得这么血腥,说了多少遍了,文静!要文静点!”

“啊?”大护法眼皮一抬,环顾四周,似乎的确做的有些过分了,于是他拖长了腔调,极其敷衍的摆了摆手“是是是,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

“你你你你知道个屁!你每次都这样说!结果呢?成效呢!”

太子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跳着脚和红粽子蹦,生怕护法不和他吵架。

然而他下一秒就被大护法一句穿心。
“你刚才在想什么?”

裹着红袍仿佛时间停格的护法冷眼旁观着他的折腾,吐出的言辞锋利准确,让他无力招架。

然而现实不过是大护法觉得太子不过是日常犯病,懒得搭理他的同时想要扯开话题,所以才有了这么随口一问。

这件事告诉我们两个道理
一、情人眼里自带美颜相机
二、没事别瞎鸡儿乱想,你对象儿没你想的那么机智。

【战斗的时候没听见你的碎碎念还挺不适应的。】

大护法的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异变突生。

太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反应速度,能在连死胖子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他拼命推开。

虽然代价是那杆穿胸而过的箭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瘫倒在地上,护法焦急的呼喊逐渐模糊,他睁着失神的眼,在大量失血带来的恍惚中居然笑了。

我说了我讨厌等待。
所以这一次,
换你来等我了。

「2」
大护法并不习惯等待。
他是奕卫国的大护法。
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所以他更多的是被等待的那一方。

等待着他取下敌将首级。
等待着他带回别国情报。
等待着……
他把太子找回来。

啧,这个档次一下子就降下来了。

大护法烦躁的啧了一声,伸手把兜帽扯得更低了些,整个人藏进了宽大红袍的阴影里。

所以说啊,白痴太子,你还是乖乖等我比较好,别让我等你啊。

他死死的抱着自己的钨钢杖,站在太子的床头,等待着那个挡箭的白痴从沉重的昏迷中醒来。

他喜欢被等待。
喜欢被人期待的感觉。
但他真的,真的不习惯,也不喜欢等待。

大护法仿佛是被蛊惑了一般,指尖触上了太子的发尾。

你啊,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不像太子的太子。

他神色柔软。

哪有为护法受伤的太子啊。
反过来还差不多。

他看着太子缓缓睁开眼,神色从迷蒙到清醒,不变的是瞳孔里满满的自己。

不过,偶尔,等待别人似乎也不错。

「3」

太子偶尔也不是那么讨厌等待。
这个偶尔特指等待大护法。

因为他知道,他绝对会来。

因为不管怎样大护法都绝对会出现。
所以,他可以安心等待。

「附赠彩蛋」
太子: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我们干他娘的一炮!

大护法:谁他娘是二营长!!!而且那是钨钢杖,不是意大利炮!!!


后记:
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的可爱

这篇灵感来自于昨天蠢货作者因为忘带钥匙被关在自家门口等了两个小时的悲惨经历

整天想梗想梗想的都快脑梗了(瘫)

今天大概也许还有一篇
我这个旗就先插这儿了!
折不折就是二话了!

以及日常求评论qwq

评论(1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