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大护法/太大】恋爱指导

★一块大甜饼
★登基后HE注意
★不可避免的OOC注意
★祝食用愉快

「1」
“太上皇这不成啊,皇帝已经登基三年了,到现在还没有选妃,这,这不成规矩啊!!”
眉毛胡子都花白的老臣伏在地上痛心疾首,看起来就差没有殿前失仪当着他的面哭出来了。

太上皇兴味十足的挑了挑眉,声音一扬。
“皇帝,你说说吧,你是怎么回事?”

太子,啊不,皇帝带着大护法从屏风后施施然转出来,神态自若。
然而在大护法看不见的地方,皇帝和太上皇的眼神交锋可是异常激烈。

【老狐狸你个骗子!!!说好的帮我打发掉这些大臣呢!!!】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哎呀这人年纪大了就是记性不好。】
【你!!!!】
【你确定你要动作这么大?护法看过来了哟。】

皇帝动作一滞,收敛了神情。

他有些心虚的瞟了一眼大护法,又转过头沉着脸注视大臣,通身气势全向地上跪着的老臣压去。

“尚书,娶不娶妃立不立后是朕的私事,家事,你管的太多了。”

地上跪着的人冷汗淋淋,却仍是坚持“皇帝,臣万万不敢对您的私事指手画脚,可是选妃这件事不仅是您的私事,还是国事啊!”

“哦?”
皇帝气急反笑,真真正正的沉下了脸。
“那么爱卿接下来想说什么呢?嗯?”
“不会是想说你家那个年方二八面似春花的大姑娘吧。”
“这样一来朕的家事就成了你的家事,那接下来朕的国事是不是也要变成你的家事啊?”

皇帝的声音从震怒慢慢的变得低沉,而威胁的意味却变得更加鲜明。
“你说是不是啊,爱·卿。”

气氛凝结。

直到大护法用钨钢杖捅了捅皇帝的腰。

皇帝顿了顿,表情不变,眼神却异常委屈的撇向大护法。
【你干嘛捅我qwq】
【你说的太过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

太上皇看着殿内这混乱的情景,深深地叹了口气。那边眉目传情的俩人你们看看现在的情况好不好,尚书还在地上求饶命呢,这样下去这老不死的会把自己吓死在这里的。

于是他怀着一股莫名的使命感——
“爱卿起来吧,这事儿怪我,皇帝早就和我说了,他有一个非他不可的人,是我老糊涂,忘了这回事了。”
以及更多的恶趣味缓缓开了口。

「2」
“真的气死我了,尚书那个老不死想把自己女儿嫁给我这件事闹的整个朝中都知道,他是不是真当我傻??”
太子一边在画布上铺染红色一边噘着嘴嘟嘟囔囔碎碎念。

从这点来看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太子。

大护法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明晃晃的心不在焉。

然后他抬起头问了在他面前从来毫无长进的太子一个问题,顿时收获了太子石像一座,绝对百分之百还原的那种。

“你那个非她不可的人,是谁?”
大护法现在心情异常复杂,有点类似于自家好不容易养大的猪被白菜给勾引走了,他想看看是谁家白菜那么霉。
他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心里的一丝不自然。

太子眼神飘忽,心里早把自己的父皇喷了个狗血淋头,这让他怎么说??难不成啊哈哈哈的笑着说好巧啊我那个非他不可的人就是你?
那样别说抱得胖子归了,绝对会被钨钢杖一炮爆头渣都不剩的。

所以他摆了摆手,故作漫不经心。
“别提了,人家对我并不感兴趣,贸然纠缠下去别说立后了,我估计我立刻就要单方面失恋。”

大护法松了口气。
然而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松了口气。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情,他顺势转移了话题。

“你这样不行啊,想当年我追姑娘的时候那是手到擒来。”
假的,就自己这个样子谁愿意和自己谈恋爱啊。
虽说不在意这方面,但是大护法毕竟是个男人,还是有点沮丧的。

太子手一重,画布上多了一道浓墨重彩的白。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放下了画笔,抱着臂看大护法。“这样说来,你经验挺丰富了?”

“那当然。”大护法目不斜视。
被这个从来不注意形象的皇帝知道自己至今感情空白的话,绝对被他嘲笑整整一年的。

太子深深皱起眉,也是,这个死胖子都活了这么久了,没点感情经历也说不过去。
虽然是这么说啊——
太子深深叹了口气,但我还是很不爽啊。

“那你来教我好了。”
“啊??”大护法一脸懵逼。

太子又重复了一遍,“我说,那你就来教我谈恋爱好了,你不是说你经验丰富吗?”
就算追不到你,我也要享受一下你追人的手段,太子又是丧又是酸的想。

“我为什么要教你啊???”大护法身上每个细胞都写满了抗拒。
“尚书不是说了吗,我的婚事就是国事,你这叫为奕卫国分忧,也算是护法的职责。”
“这算哪门子职责啊!!!!”

「3」
然而还是答应那个白痴皇帝了。
大护法异常鄙视总对皇帝的请求无力抵抗的自己。
说真的,他也带了这么多届皇帝了,为什么总对他没辙呢?

大护法摸着下巴异常严肃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果然是因为他太不像皇帝了吧。

那边的太子画好了最后一笔,心满意足的收起了画布。
“走吧。”
大护法瞥了一眼他的画,又是太阳。

“说真的,你为什么老是画太阳,还把他涂的这么红?”
“因为太阳太冷了,我想把他涂红可能会暖和一点。”

“啊???”大护法满眼问号,然而太子却不肯解释下去了,只是啊哈哈的笑“这是艺术家的浪漫你不懂死胖子。”

太子走在大护法的身后,难得的安静,也难得的落寞。
他看着大护法的红袍静静弯起嘴角,笑容惆怅。

因为太阳太冷了啊。

「4」
“第一点,你要投其所好!”
大护法恋爱课堂开课啦!
唯一的学员皇帝陛下听讲异常认真,乖乖举手。
“比如呢?”

大护法放下了暂时扮演教鞭的钨钢杖,“比如说我要追你的话,我知道你喜欢艺术,那么我就会——”

他走到太子面前,眼神温柔笑容温暖,手中变魔术一般的出现了一卷画轴。
“茗秋留存于世的最后一幅画,喜欢吗?”

瞬——间——爆——炸
太子整个人都被炸的晕晕乎乎的,茗秋的画算个毛!!!!
能看到这个面瘫冲自己笑的这么温柔洒家这辈子都值了!!!!!

不行不行这样不行。
太子定了定神,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烧,不能被看扁了啊!

身前巨大的阴影覆盖了下来,似乎有轻吻落在了自己的兜帽上,太子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低沉磁性的声音刮搔过耳膜,带来一阵战栗。
“我很喜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趁着大护法还没反应过来,太子迅速后撤,摆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死胖子怎么样,我表现的是不是超好!”

“啊?嗯!表现的不错。”大护法终于反应过来,木木的点头。
哪里是不错啊!这明明是异常好!太子这种从来不着调的人一旦认真起来,撩人程度不是盖的。
大护法此刻异常庆幸自己的红袍是带兜帽的,不会让太子发现自己通红的耳朵和脖颈。
不过————

“你收礼的时候反应的这么好有个鬼用啊!!!”

「5」
“第二点,找机会带对方出去游山玩水,在陌生的环境下更容易让姑娘爱上你。”
“这样啊——”
太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于是下个月大臣们就极其绝望的听着自家战绩辉煌勤政爱民除了不选妃其他都很让人满意的陛下,一脸兴高采烈的宣布他要去南巡。

这一刻,大臣们终于回想起了太子日常失踪的恐惧,以及眼前的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是有多任性。

“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决定要南巡?”
“南方那边有些事情需要我亲自去处理一下,还有你不是说了吗,第二招是游山玩水。”

大护法的心突然一空。
“所以你这次南巡是为了那个你的心上人?”
他看着太子摸了摸鼻子,笑的羞涩腼腆“也可以这么说吧。”

他只觉满嘴的苦涩。
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种种反常的原因。
但似乎,有点太晚了。

太子啊,你说要让我教你恋爱,让你恋爱顺遂。
可现在,我只希望你永远不要成功。

「6」
大护法自从南巡开始,心情就一直不怎么美丽,这让太子很愁,特别愁。
这趟南巡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哄自家大护法高兴,然而现在自家大护法却怎么样都不开心,就算自己嘲笑他矮都不会被钨钢杖警告了。

这不行啊。
太子深深地叹气,这样别说追到大护法了,就连哄大护法高兴这个目的都不太能达到了。

他没想到事情的转机来的如此之快。
庆典,多么完美的约会理由!
太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甚至还有点小兴奋。

而且——
皇帝沉下脸,眼睛深处波涛暗涌。
老狐狸给的时间,可没那么久。

「7」
“你非要死拉着我出来干什么?”
“这不是看你这一路上都不高兴,听说今天有庆典,带你出来高兴高兴。”

人群熙攘,灯火通明。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然而大护法的目光落在太子久违了的白衣上。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
太子顿了顿,慢慢开了口,嗓音温柔。

“他啊,是一个超可爱的人。喜欢舞枪弄棒,也喜欢念一些文绉绉的诗,责任感重的让人绝望。”

“总是喜欢跟在我后面,每次看到他我都会觉得特别安心。”

“意外的喜欢吃东西,不,嗯,看他那个体型也不应该意外。”

大护法看着太子眼睛里柔和的光,只觉得苦涩。

“所以你是真的很喜欢那个人了?”/“所以你猜出来我喜欢谁了吗?”

太子愣了愣,随即笑了出来。
“对,我很喜欢他,这个世界最喜欢他。”
大护法摇摇头,生硬的扯起嘴角。
“我怎么会知道你喜欢谁。”
反正不会是我。

“是你啊。”
太子回过身子,冲着大护法笑,满天烟花落在他眼里化成了星河。

?????
“什么???是我???”大护法一脸懵逼。
太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觉得自己的嘴角有点抽,气氛瞬间毁光了好吗??

“对,就是你。”太子垂头丧气。
“听你的描述谁能听出来是我啊!!!”大护法异常懵逼。
“怎么说都是你啊!!!”太子也激动了,掰着手指给大护法数。
“你看,喜欢血腥暴力是你,整天尬诗是你,胖成球体是你,整天跟在我后面和个跟屁虫一样的还是你。”

大护法的钨钢杖已经蠢蠢欲动了。
太子瞬间认怂“对不起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双目相对,尴尬无言。

最终太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所以,你的回答呢?”
大护法低着头,拼命的压抑住心里的酸涩,准备开口拒绝。

“等等你先别说。”太子慌乱的捂住他的嘴,“再听我说几句。”

“我已经把我对你的感情告诉过父皇了,他答应过我如果这三年内我能做出能让他为之侧目的成就的话,就让我追求你,如果我能在这次南巡后和你成了的话就不阻碍我们在一起。”
“至于子嗣问题,父皇说他可以再努力一把,实在不行从宗室过继来一个也行。”
“还有你的体质问题,我已经有些头绪了,等什么时候闲下来我们就可以一起去验证。”

太子一口气突突拉拉说了一堆,然后放开自己的手。
“现在,我能听听你的答案吗?”

大护法仰望那双盈满了期待的湿漉漉的眸子,心下柔软,有人为了和你在一起,劈断荆棘,斩断杂草,拼了命的向你走了九十九步,这最后一步你是跨还是不跨?

尤其向你走来的人还是你自己的心仪之人。

当然选择答应啊。
大护法缓慢的笑起来,在太子的鼻尖轻轻吻了吻。
“先说好,老子不当皇后。”
太子反应极快,笑逐颜开。
“行行行!!只要你答应我,我当皇后都行!!!”

「8」
奕卫国第六代皇帝文成武功无一不可,然一生未娶,自言寄情山水,早早退位。

有人言在斐定曾见过先皇的踪迹,他身边跟着一名红衣青年,二人游山玩水,悠哉快哉。

评论(16)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