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初代/大护法】关于过去的那些事

★脑洞向√ 

★一百个人脑内有一百个初代,我呈现的是我所妄想的初代

★友情向,师生情注意√
★太子护法悄悄撒糖√ 

★我不管这就算是点梗了233 @超高校级的懒癌患者 

★电脑转手机排版要命系列,请多担待(土下座)

「1」


啧,白痴太子你别推我。

 啊,嗯,我是奕卫国的大护法。 

对,就是总穿着红袍子的那个……

 刚刚谁说的矮子!!敢不敢站出来!


 咳,我们回归正题。


 我虽然已经当了很久的大护法,但是并不是像你们之中有些人想的那样,从一开始我就是大护法。 

我之所以会变成大护法,全是因为另外一个大白痴。 按你们的叫法,就是初代。


 对,就是奕卫国的开国皇帝。

 「2」 

大护法随手丢掉手中已经扭曲不堪的铁棍,抬起头,面无表情的遥遥看向对面的人。

 “老大,这个胖子抢了几次我们的目标了。” 男人看着对面血衣厚重,表情僵冷的胖子,微微眯起了眼。


 “诶,少年,对,就是那个手里的棍子莫名其妙会扭曲的少年。”他懒洋洋的笑着招手。

 “我是很感谢你每次都帮我收拾麻烦,可是你这样我也很麻烦。”

 “兄弟你看这样,咱们通个联系,从此你的目标我们不插手,我们的目标你也不干预怎么样?” 

少年身形的人不答,身形一动消失不见。


 “他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男人摸了摸下巴,凤眼中划过流光。

 “我们怕是还能见到他。”


 「3」

 大护法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微微皱起眉的脸。 

见他醒来,男人舒了口气,随即又摆出一副晚娘脸。

 “兄弟,我知道你想当正义的伙伴,可是你如果死了不就什么都做不到了,对不对?”


 大护法低头看看被层层绷带覆盖的身体,又抬头看着男人,微微张嘴,久未使用过的声带嘶哑。

 “…为什么…救我?” 


男人起身给他倒了杯水,示意他喝掉,语气是一如既往地漫不经心。 

“哈?顺便而已啦顺便,我恰好路过,看见你倒在那里,毕竟是个老相识嘛,总不能就让你躺在泥里。” 


“…这样啊…你其实不必救我的。” 

“我是…没有价值的…可以被舍弃的…” 

男人深深的皱起眉,扬起手叫停。

 “停停停,你这都是哪来的理论。” 

“兄弟,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你,无可置疑的是有价值的。” “姑且不说存在即价值这个理念。” 

“就算算你自出现以来救了的这么多人命,你就已经足够有价值了。” 


大护法抬头,愣愣的看着男人。

 “我是…有价值的?”

 “当然,你无与伦比。”

 “我…可以继续存在?” 

“不如说,请你继续存在下去吧。”男人拍拍他的肩膀,笑的轻松。

 “我领地里的山贼,还需要你这样的人镇着啊。” 


「4」


“兄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那兄弟不如在我这里做个护法。”
“…护法?”
男人笑着揉了一把大护法的头,“就是正义的伙伴哦。” “……好。” 


「5」

男人屈指敲了敲桌子,若有所思。
“也就是说,那种蓝色闪光是你的能力,但是必须凭借一个媒介才能使用。” 


护法安静点头。

 “所以你手里的棍子扭曲,就是因为普通铁棍负荷不了你的能力咯。”

 “…可以这么说。” 


男人打了个响指,眉眼弯弯的像个狐狸。 

“我知道了。”
「6」
“为什么不带我去。”红袍的小矮子面无表情眼神倔强。


 男人无奈的挠了挠头,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 “那是因为交给你的任务更重要啊。”

男人笑着揉他的头。 


“看家这个任务也是十分重要的,我相信护法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啊。”
“信任…我?”
“对啊。”
“我答应你。” 


男人舒了一口气,站起身,唇边笑意耀眼。
“嗯,那就交给你了。” 


「7」
“老大他们回来了!”
抱着一根铁棍的护法耳朵一动,抬头往门口望去。


 他回来了?
我把家守得很好。 

他…… 


“老大受了很严重的伤!!怎么办!!” 


“别乱转了!快去请廖医师过来!”


 他受伤了! 


护法手里的铁棍啷当落地,他的瞳孔急剧缩小,他弯下腰,死死揪住胸口的衣服。
“这是…什么感觉?”
心底的异样感肆无忌惮的蔓延扩大,从心口一路烧到头顶。
不熟悉的下坠感扯得心脏生疼。

 “好难受。” 


「8」
夜深,风静,人未眠。


 男人叹了口气,从被部下掖的严严实实的被窝里探出脑袋,向着房间的阴影招手。

 “有什么想说的吗?小胖子。” 


护法默默地从阴影中走出来,安静的盯着男人因为失血而变得异常苍白的脸。 

“你受伤了。” 


男人似乎有些窘迫的摸了摸鼻子,一开口却又是吊儿郎当,“啊,这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对吧,本来是很简单的任务,这次是失误失误。” 


护法呆在原地,明明感觉有什么不对,却偏偏表达不出来,只得继续偏执的站在那里。


 最后还是男人打破了僵局,“去,小胖子,去把那根拐棍拿起来。” 


护法不解,却也照做。 


男人见他拿起来后,呲牙咧嘴的扬了扬嘴角。

 
“试试你的超能力,看能不能用。”


 护法依言,漆黑的杖头幽蓝的光芒闪烁。他眼睛一亮。
“这个,好像可以承受住我的力量。” 


男人闻言几乎不可察的松了口气,舒展了眉目。 


“那就好。” 


护法微微睁大眼,“你不会是,因为这个?”
男人嘴硬的摆手,“怎么可能,顺手而已,顺手。” 


「9」


这天,人们惊奇的发现被自家老大捡回来的那个拽的和二百五一样的胖子突然间和顺了起来,被自家老大呼来喝去也无怨无悔没发脾气。


 “说真的,我对这小子改观了。”
“对,所有在老大无理取闹的时候没揍他的人都是好人。”

“喂,胖子,念个睡前故事吧。”
男人从被子探出一个脑袋,还眨巴了几下眼,意欲恶意卖萌。


护法已经被他折磨的面无表情,他从男人的书柜里随意抽出一本书,扫了一眼就开始念。
“日出东海落西山,以下省略,我念完了,睡吧。”

“噫,你怎么这么敷衍的,年轻人你这样不行啊……”

护法已经开始手心冒蓝光了。
“你……”有完没完!
不轻不重的力道敲在头顶上,男人半支起身子,笑的像只狐狸。
“谁说你不懂感情?你看,你这不是知道什么叫生气嘛。”

“…你又知道了。”那些流言蜚语。
“当然,不然我不是白混了嘛。”

“那后来呢?”太子听的入神。
红衣青年挽起袖管切菜,头也不回。
“后来就是当时不懂事的我被你老祖宗诱拐,从此帮他打天下守天下直到遇见你这个小兔崽子嘛。”

「10」
“恭喜你,成了皇帝。”
“同喜同喜,也恭喜你从护法升职成大护法了。”
初代笑起来,鬓发染了岁月风霜的白。

“死胖子,你看这万里河山全是我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我希望,她太平百年。”

红衣青年看着窗外新绿的枝丫,安静的微笑。
【许你的百年太平,我已经做到了。】

“死胖子你发什么呆呢!快来,帮我一下!”
“好。”
【接下来,许他的白头到老,我也要加油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