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太大】八杯酒


★一个有病的吸血鬼paro
★刀可能
★灵感来自于两首歌
★《老年吸血鬼》《消愁》

「一杯敬朝阳」

有多久没见过日出了?
……
你说的没错啊。
这一刻的光辉,确实很美。

「一杯敬月光」

大家好,我是一名新世纪三好吸血鬼。
艺名大护法,圈名护法大,反正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想怎么叫都随便你。
你要是漂亮小姐姐的话叫我护法酱也是没问题的。

这年头做一个吸血鬼,难。
做一个梦想是成为艺术家的吸血鬼,更难。

说真的,这几年吧,吃口饭是越来越难了。

前几年约出来的小姐姐长的清秀可人,皮肤那叫一个光滑水嫩,咬上去一口,入口丝滑,回味无穷。

但是现在呢,哎,小姐姐们长得还是一个个看上去特别漂亮,然后一口咬下去,那个粉厚实的啊,塞牙。

而且我明明只是普通的吃个饭,小姐姐们却非得以为我是要非礼她们,一个个娇羞的很,以为我要种爱的草莓。

我委屈,我难过,我明明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吸血鬼,从不乱搞男女关系。

啊?你问我口味?
这个其实我不挑的,挑了的话,我早就活不到现在了。

男女老幼都好,味道都很不错的。嗯,当然要是能年轻一点的话,还是年轻一点吧。
年轻万岁!

你问我兴趣?
当然是画画!!尤其是画那些美丽的小姐姐!!
啊?那是梦想哦。
那就是看一些狗血剧,比如勇者斗恶龙的那种。

说真的,现在的年轻人哦,就喜欢装深沉,其实啊,他们也就是比较好吃而已,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公主与勇者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这个老套结尾,我还是挺喜欢的。

【因为我并没有那么好运啊。】

大护法起身送走了意向是制作吸血鬼版八点档的同族,转身回屋,眉眼沉寂。

他站在屋子中间沉默了许久,终于动了。
指尖触及到那个尘封已久的盒子的时候,他还有心思想,自己虽然已经咸鱼了这么久,但是身手还是可以的。

然后当他打开那个花纹繁复的盒子后,他就什么也不想说了,也什么都不想动了。

“这样看起来我的使命,其实早就完成了。”
“我也该去找你了,不,我终于可以去找你了。”
“你笑起来时是什么样子?我都快记不得了。”

大护法苦笑。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

“不过我还记得你喜欢看日出。”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吧。”

「一杯敬故乡」

啊……这里是…奕卫。
大护法猩红的瞳孔拂过厚实的城墙。
“没想到我还有回来的一天。”

流浪多年的吸血鬼难得起了兴致,他也不急着进去,而是找了个地方铺开画板,慢条斯理地描绘着眼前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池。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地方变了多少吧,大白痴。”

他终于画完最后一笔,从山坡上一跃而下,却意外的发现城门的牌匾上早已改了文字。

吸血鬼眨了眨眼,随手拦下一个路人。
“请问一下,这里难道不是奕卫吗?”
“奕卫?那是百年前的称呼了吧,奕卫早就亡国了,现在这里是斐定。”
“啊,这样啊。”

猩红的瞳孔暗沉。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唉,要说奕卫啊,就是亡在他们那一代不靠谱的太子上了。”
“整日里不靠谱就算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居然还为皇室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自己死在了神秘人手里也罢了,还让整个皇室都笼罩在阴影下,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们就是这么评价你的啊。”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裹着红袍的旅人在月光下露出微笑。
“只是有点饿了。”

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你说对吧?
大白痴。

「一杯敬远方」

“虽说要带上你上路,但总不能每到一个地方就撒一把骨灰吧。”
“算了,我就勉为其难,每到一个地方画一幅画给你吧。”
“记得好好感谢我啊,白痴太子。”

“唔,这个地方怎么画来着?啊——烦死了,明明看白痴太子画的时候很简单的。”
“啊————,你就凑合看吧,嫌弃的话我反正也听不到。”

“熟能生巧果然还是有道理的,这次就没有上次那么纠结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国家的女人真多。”
“幸亏当年白痴太子没有发现这个地方。”
“不然把他带回去真的是有一定难度。”

“好——了——,给你画了一张女人,以后就不要来烦我了,仅此一张。”

“啊,那个女的身材不错啊,应该是你会喜欢的类型。”
“画下来好了。”

“哦——这个国家姑娘们的水平真高啊,这回可以多待几天。”
“你也会高兴的笑起来的吧。”
“……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我快记不起来了。”

“这里好熟悉,我之前来过吗?”

「一杯敬明天」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你说对不对?白痴太子”

吸血鬼吹掉最后一瓶酒,眼神却依然清醒。

“但是我是吸血鬼,还是不忘的好些。”

“不过我也要准备出发了,你和我一起吧。”
“我知道你肯定会同意,反正你就是个喜欢到处乱跑的家伙。”
“为了把你抓回宫,可是费了我不少劲。”

“不过现在我不会抓你了。”
“我们就好好的享受一下旅行的乐趣吧。”

【所以你他妈给老子回来!!】
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的摔碎了酒瓶,因为他很清醒,清醒的知道他已经不会回来了。

清醒的人最荒唐。

「一杯敬过往」

“来,大白痴,今天我们来喝几杯。”
大护法拎着几瓶酒,走到太子墓前。
走到这座他亲手所立的坟冢前。

说是喝几杯,他也就真的只是一个人默默灌酒。
他喝的很快,不多时就解决了两瓶。

大护法终于开了口,带着微醺的醉意。
“喂!白痴太子,我虽然知道你白痴,但是你肯定不会白痴的忘了当初是谁砍了你。”
“我一直没脸来见你,但我今天来了。”
“你应该也猜到了,我终于把他砍了。”

大护法额头抵着冰凉的石碑。
“虽然借助了他人之手。”
“但我还是终于把他解决了。”

他眼眶通红但是并不落泪。
“这样,这漫长的过去,终于可以埋葬了。”

「一杯敬自由」

寂静的房间。
嗜血的喧嚣被隔在门后。
有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大护法俯下身子看着原本不可一世的男人,如今的落魄样子,嘲讽的翘起一边唇角。
“感觉怎么样?”
“我的,父啊。”

“你让那些肮脏的猎人来的?”
“不,我没有那么大能耐。”

大护法慢条斯理的带上皮制手套,小心翼翼的握住银制的刀。
“要是可以那么做的话,你以为你会活到现在吗?”

他猩红的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
“我不过是,为他们打开了门罢了。”

“结界是你破坏的。”
“对。”
他的脸上浮现异样的红晕。
“虽然这样赢的很不光彩,但这是我最好的机会了。”

地上漆黑的吸血鬼笑起来。
“你还在想着为他报仇?”
“真可惜啊,你再怎么卑鄙的疯狂他都不会回来了。”

大护法丝毫不为所动,手中的银芒直插对方喉咙,他甚至还带着笑,“嘘,安静一点,这是我的专场。”

银色的小刀在他指尖轻巧的跳跃,剜出的心脏被他小心的收进盒子。
“既然他回不来了。”
“那你就去陪他吧。”

“我终于,有脸去见你了。 ”

「一杯敬死亡」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大护法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一切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
天气很好,风也很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是个阴天。

不过这并不影响太子日常的翘家作死活动。
也不影响大护法日常把太子拎回家,并且被他气炸肺的活动。

“啊啊,死胖子我说你也太恪尽职守了吧,这样子以后我想带你私奔你是不是还要把我们两个都抓回去啊!”太子在大护法手下死命的挣扎,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私奔你个大头鬼啊白痴太子!!”
“哇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居然都不肯和我私奔!”
“你再说私奔咱俩就真掰了!”

“好好好不说!”太子忙不迭的捂嘴,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
“哎呀你终于承认咱俩好上了。”

事情到这里为止还是晕染着暖色调的。
然而故事情节急转直下。

他眼睁睁的看着太子的身体在他面前矮下去。
脖颈处绽开血腥的花。
还有一个听起来平淡无奇但令他异常痛恨的嗓音,“果然没看错,这小子的血,味道真不错。”

理智崩坏。

他拼了命的冲上去,然而并无作用。引以为傲的身体能力在这个怪物面前只是个笑话。

他已经记不清第几次倒在那个男人的脚下,但他还是挣扎着再次爬起来,然后再一次被击倒。

终于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狠狠地,用恨不得将对方生剥活吞了的眼神瞪着对方。

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兴致缺缺的男人,此时却像是终于来了兴趣。
“这个眼神……你要是变成吸血鬼的话,肯定会非常有趣吧。”

男人像是随手拎起垃圾一样拎起他,凑近他的脖子,轻笑。
“让我来为你初拥吧。”
“让我看看,拥有这样眼神的人,会是一个怎样的怪物吧。”

「Plus」
大护法没想过自己还能再次睁开眼。

“喂,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好歹是同族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诶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人生如此美妙你却如此之丧这样不好不好。”

救了他的人胡子扎眼的不行。
他像是被辣到眼一样的流下泪来。
“啊,我知道了。”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