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太大太无差】错觉

写在前面的废话:

大家好我是你们亲切可爱的糖罐子北浔浔
前段时间突然消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我并没有爬墙啊你们信我
我其实是去医院吃病号餐去了
嗨呀也是惨
那么给你们一个爱的牛奶糖
食用愉快哟(比心)

★医院paro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死亡人口诈尸向

『1』

大家好,我是奕卫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普通的主治医师,人送外号太子。

我觉得给我这个外号的人简直太机智了,他透过我艺术家的外表看见了我一颗充满王霸之气的心。

最近我觉得那个诨号大护法的针灸推拿师对我有意思。

唉,这人太帅了就是这点不好,容易招桃花。

『2』
大家好,我是奕卫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普通的针灸推拿师,由于一个傻逼的一句话从此被所有同事叫做大护法。

“兄弟我看你长得挺像我失散多年的大护法的,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本太子混?”

说真的,我不怪那些个跟风的人,但是主犯必须打死,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最近,不是最近,我一直觉得那个外号太子的傻逼医生对我有意见。

刚好,我想揍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3』
你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嗯,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嘛。
大护法每次一见我就晕从两腮生,眼睛里面亮闪闪的都是星星。

这不是喜欢我是什么。

可惜我不能回应他,我已经励志把一生全都奉献给艺术了,所以只能在其他方面补偿他了。

唉,可能正是由于我是一个如此温柔体贴的美男子,所以让他更喜欢我了,真是罪过罪过。

『4』
你问我为什么觉得太子对我有意见?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我简直怀疑这丫每天都以给我找事为己任,兢兢业业死而后已。

比如?

比如每天乱开单子试图把我累死。

“啊?你说你腰疼?每日针灸推拿一次。”
“嗯,症状是头疼是吧,针灸推拿每日一次。”
“啥?你说这个病人有精神分裂?朋友,你听过金针大法吗?我旁边这个死胖子就会!”
“哦,骨折是吧?针——”

“针你个大头鬼啊!”我暴起一脚踹在了那个不靠谱的医生的后腰上,骨折还针灸推拿,是嫌病人腿断的不彻底吗???

然后我向他委婉的表达了一下对工作量暴增的不满。
“你要是再这样瞎开方子增加我的工作量,我就让你每天享受针灸推拿,保证加量不加价。”

那个傻逼医生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他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

“你这个检查结果是肌肉粘连?嗯——”
针灸推拿吧,刚好对症。
“先去康复科戳两针气针看看吧。”
“肌肉酸痛?哎呀你回家躺两天就行了,来个屁的医院。”
“气血不畅?去中医科挂个号喝药去呗。”

“你给老子好好负起责任来对症下药啊!!”我的脚再一次与太子的腰亲密无间。

『5』
我觉得大护法他膨胀了,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羞涩的小甜甜了,他一定是察觉到我对他的宠爱所以恃宠而娇了。

我体谅他作为一个技师基本工资比较低,所以尽量让他在岗位上发光发热,好增加他的工资总量。
结果他觉得工作量太大,没问题,针灸推拿确实都是体力活,我体谅他的辛苦,然后我就减少了开方的频率,然后他又觉得太闲了。

唉,膨胀了膨胀了,这绝对是膨胀了,算了,我自己宠出来的,那就接着宠吧。

『6』
太子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再举个例子吧,他不仅豁搅我,他还豁搅我的病人。

上次80床来了个病人,一小姑娘,挺年轻的,以前从来没做过针灸。她看到我就有点紧张,小声问我扎针疼不疼。
我和她说虽然有点疼,但是就像程度大概就和被抽一次血一样,而且就疼一下。

小姑娘看上去放松了一些,乖乖躺好,还冲我笑笑。
“那我还可以接受,谢谢。”

我一边感叹现在这么好哄的病人已经不常见了,一边卷起袖子准备扎针。

然而这时候,傻逼太子过来了。

“哎呦小丫头你今天针灸啊,啧啧啧,还是扎在头顶,你怕不怕。”
“还好啊,他说不疼的。”

太子睁大了眼,试图让自己很有说服力。
“这个死胖子的话你也敢信?”
“我告诉你哦,你做完针灸肯定头顶血肉模糊。”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唉,可怜的45床。”

我看了看重新开始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又看了看故作目光悠远状的太子。

决定让太子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血肉模糊:-)

『7』
唉,我虽然知道我英俊非凡魅力绝伦,但是大护法这么喜欢我真的让我很苦恼。

上次,我不就是和80床的小丫头聊了两句天,就被大护法胖揍了一顿。

唉,嫉妒心太大不好,真的。

『8』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觉得太子对我有意见了吧?

『9』
所以大护法肯定对我有意思。

『10』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平安出院的80床病人表示

“错觉,都是错觉。”

注:80床病人是我亲身经历:)
太子说的话一部分是我的针灸师的原话:)
说真的要不是我天灵盖上还有他插的针
我就跳起来打他膝盖了:)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