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太大太】手术之前


★依旧医院paro
★背景接《错觉》
★稍微尝试了不一样的写法
★祝食用愉快

『A side』
太子睁开眼,一成不变的天花板,一成不变的输液管,淡黄色的液体滴滴答答的往下渗,输入他的身体。

他的目光顺着管道一路下移,像是突然对那只肿胀不堪手掌起了兴趣,他饶有兴致的巡视自己的领地。

“你在干什么?”

太子没有抬头,“数数自己手上有几个针孔。”

大护法轻车熟路的把慰问品放进柜子,“数清了没有?”

“17个”
“挺好的。”
“哎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
“说明你输的液没有变成你脑子里的水,我很欣慰。”

一阵沉默。

大护法把太子的床摇起来,给他腰后垫了两个枕头,坐在一旁,绯红的苹果皮从他指间蜿蜒落下。

“胖子,你今天不上班?”
“隐婆从二附院回来了,说替我两天。”
“哦。”

又是一阵沉默。

“吃苹果吗?”
“嗯。”

大护法把切好块的苹果装进饭盒,放在太子没嵌着针头的手边。

太子却没吃。

“胖子,你说,躺在我的手术台上的病人们,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

大护法没有接话。
太子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下去。

“是希冀,还是恐惧?”
“是恐惧即将到来的麻醉与利刃,还是憧憬着不一定能看到的未来?”

“是51床徐锦江老师吗?”
护士小姐的轻声细语打断了他。

太子也就没有继续向下说,他点点头,“嗯,是我。”
“您该推小针了。”
“好的。”

他们安静的注视着护士的动作,粉的代替了黄的,黄的又取代了粉的。

护士收起托盘走了。

太子捻起一块发黄的苹果塞进嘴里,终于正眼看向了大护法。
“胖子,如果我……了。”他顿了顿,把那个词含混不清混过去。

“你要记得护好咱家的狗,别让咱家的猫老欺负它。”
“咱家猫嘴刁,只吃花生村那个牌子的猫粮,别忘了。”
“咱家的书柜顶上,就是你够不着的那个,那上面有个黑盒子,里面装着颗蓝宝石,你要是以后遇见什么事儿了可以把它买了。”
“俗话说得好,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大护法的眼睛垂着,攥着自己衣角的手用力到骨节发白。
“你……”

『B side』
“你他娘的有完没完???”
大护法觉得自己的手很痒,他现在特别想给床上这个不要脸的病号一个暴栗,真的。

“你自己胡吃海塞得了个阑尾炎住院能怪谁,不就是下午去做个小手术嘛,在这里哼哼唧唧个没完。”
“还给老子在这里装生离死别,信不信我真的让你和你的艺术品生离死别。”

大护法阴惨惨一笑,“她们死,你生。”

太子一瞧大事不好,立马收起了死气沉沉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陪笑,“爱卿,你冷静,冷静啊!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还演不演了?”
“不演了不演了!”
“作不作了?”
“不作了!!”

大护法满意的点了点头,舒舒服服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
“顺便说一句,如果有一天你把自己作死了,我就卖了你的狗,送了你的猫,拆了你的房子,砸了你的艺术品。”

然后带你走。

他朝着一脸震惊的太子笑了笑,“所以你作死之前,最好想想后果。:)”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