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武华bg】傻富撩和白穷美(3)

傻白甜天然撩有钱武当小道士x忧心仲仲老妈子穷哭华山小姐姐
我的华山情缘缘表示我再黑她华山穷她就和我绝交
说的和我没黑我武当钱多速一样(等等)

《笛音》


最初的时候华山小姑娘的腰间总是挂着一根笛子,虽然那位置很快就被小道长花了十两纹银才买到的竹箫占了,笛子很干脆的就被小姑娘收起来,从此再难见到天日。

但是闲暇之时,小姑娘还是会把笛子掏出来赏玩一番。每当这时候,萧北祁总是会央着她,让她吹上一曲。

她总是笑着摇头,眼睛一睁一闭,食指竖在唇边:“现在还不是时候。”小道士问她,“那什么时候才算是到了时候呢?”

她也不答,只是笑的神秘兮兮:“天机不可泄露。”

“虽然是这么说————”华夕音此时只想当场表演一个失意体前屈来表达内心刷屏的表情包。
【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她当时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只是觉得这样逗小呆子还挺好玩的,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啊——

什么天机?屁的天机都没有啊!她身上带着这根笛子最大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没钱吃饭时,好用来街头卖艺啊!

没错,就如同她现在干的事情一样。

寒风里,穿着华山校服吹笛子的少女身影异常萧瑟。

为什么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有钱很快乐,调戏小道长也很快乐,这两份的快乐加在一起,本来会更加快乐的,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其实也很简单。

前一段萧北祁的修为突破了一个小瓶颈,他欢天喜地的给师门传了信,师门也喜滋滋的很快给他回了信。

【小师弟,听说你突破了,这很好啊。那你就快回来一趟吧,嗯嗯师兄说也是时候把剩余的武当绝学传授给你了。
还有,郑师兄说你回来的时候记得给他带多点布料,他的衣服又全被新弟子抢光了,以及,不要忘了给我带坛上好的梨花白,师叔的桃花酿已经喝的太多了。
你亲爱的小宋师兄】

于是小道士就乐呵呵的启程回了武当,末了还和她约定每周飞鹰传书,三月后金陵茶馆相见。

华夕音在送走萧北祁后复杂难言的叹了口气,虽然说是有点寂寞,但是也可以享受一下久违的一人一剑闯江湖的感受了。

她就这样如此这般的在江南溜溜达达了几日,尝过了董小宛称赞不已的阳春面,看过了蒙蒙细雨中的酹江月,甚至还去嫖了一把点香阁里总是臭着一张脸“花魁”小呆子的蔡师兄。

然后,她悲惨的发现——
她!没!钱!了!

和小道士在一起久了,她也染上了些他们武当弟子视金钱如粪土的脾性。只是——

人武当珍珠为土玉为砖,我们华山连砖都缺啊!!!

试剑堂那半面墙从她小时候塌到现在都没钱修啊——

本来以她本来艰苦朴素踏实奋斗的作风,剩下的盘缠足够她等到小呆子回来,只可惜,你懂的,对吧?

于是她也只好苦哈哈的街头卖艺了。

只是————
好像并没有什么人买账。

“他们华山的又在吹笛子卖艺了。”
“这是这条街上的第四个吹笛卖艺的华山了吧?”
“我还是觉得驿站那边那个男弟子吹的更好听一些。”

啧。
华夕音扼腕,啊啊啊啊师兄师姐你们能不能不要和我抢饭碗啊!!

她一个人在心里咆哮神伤着,但也只能继续吹奏着。

华夕音垂下眼脸,不期然想起小道士的脸。
啊啊,我总说我再惯着你会把你宠坏,这样看来,被宠坏的人是我才对。

笛声焉得变得婉转柔和。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托着一碇银子闯入视线里,她抬头,被三月春花般的笑脸撞了个满心满眼。

萧北祁弯着眉眼:“阿音,你吹的笛子真好听。”

华夕音楞楞地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三月份才能下山吗?这才二月初。”

萧北祁把银子放在她的掌心,替她合拢手指。

“因为想早点见到阿音,所以就很快学完,擅自来了。”
男孩子垂下极好看的眉眼,笑得羞涩腼腆。

华夕音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捂着左心房,心想,完了,这何止是小鹿乱撞啊。

这简直是一头小公鹿已经在我心里撞死了。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