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锐楠〗江湖日报之谁动了我的公主


★硬生生拖成七夕贺文哈哈哈哈哈哈
★笔者文风突变注意
★傻白甜写太多了准备写个深沉点的傻白甜
★朝廷密探小队长x江湖百晓生弟子

〖1〗
“你听说了吗,这期江湖百事通的执笔,是个女人。”

〖2〗
朝廷鹰犬杨锐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只觉得头疼。
他低头瞪着拦住自己的女人,暗暗叹气。
“姑娘,你到底想怎么样?”

女人转着一柄判官笔,唇角的笑意明艳张扬。
“不怎么样。”

“那你一直跟着在下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

杨锐咬牙。
“能不能不要再跟着在下了?”
女人粲然一笑。
“不能。”

〖3〗
夏楠看着被她气的满脸通红的蛟龙首领,心下偷笑,真是有趣,她想。

不过还是不要再逗下去了,她漫不经心的收起笔,抬眼。
“我知道你们在追查公主的下落。”
男人眼神一厉。
“姑娘可不要乱说话。”

“她是化名邓梅,是吧?”
男人的手已经拂上腰间的刀,手腕的青筋根根爆起。
“你都知道些什么。”

哇哦,他还真凶。
夏楠眼波流转。
“不多,不过比你多。”

女人紧紧握住判官笔,眸中一抹清光坚定。
“我有个伙计也陷进去了,我告诉你线索,你带着我一起走。”

男人沉吟不语,手倒是从刀柄上撤了下来。
“我如何能信你?”

夏楠飒然一笑,朝他一拱手。
“区区不才,百晓生执笔人。”

〖3〗
杨锐觉得他迟早会被夏楠气死。
他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把这个女人从城里最大的烟花地里捞出来了。

杨锐苦口婆心:“夏姑娘,我们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你知道吗?”
女人十分无辜的眨眼:“知道啊。”

“好的。”
杨锐深吸一口气。
“那你能不要再一次钻进南风楼了吗?”

夏楠露齿一笑。
“不好。”

杨锐觉得和这个女人好商好量的自己是个傻逼。
“夏姑娘,请你严肃认真一点好吗???”

夏楠叹口气,觉得和这个一根筋的糙汉子真的没有一点共同语言。
“我一直都在严肃认真好吗?”
眉眼锋利的姑娘眼角上挑,软糯糯的带着嗔怪,鲜亮的不可思议。
“蛟龙卫大人难道不知道,这种人潮聚集之地,才是信息中心吗?”

【4】
夏楠用一柄判官笔叩开了清风馆头牌的门。
屋内斟茶的男人面容端丽,语带笑意。
“哎呀,小夏你又来找我啦。”
“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呀,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杨锐抿着唇,手指不自觉的摩瑟刀柄。
合着你还是熟客哦。

夏楠无奈,“大师兄,别逗我了。”

杨锐怔愣,手从刀柄上移开。
是····,师兄?

笑清风抬起手掩唇一笑,眼波流转,眼角下一朵桃花嫣然。
呀咧呀咧,这还真是。
他眯起眼睛,眸中精光一闪。
有意思。

【5】
“小夏你是来问你的那个伙计的事对吧?”
笑清风弯弯唇角,眼中却殊无笑意。
“我劝你算了吧,小师妹。”
“我确实有一些线索,但我不会告诉你。”
他抬手为杨锐斟了一杯茶,被拂了袖却也不恼,只是缓缓的缩回手来为自己执起茶盏。

“为了一条暗线,赔上你自己实在是不值。”
“作为你的大师兄,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做一门亏本买卖。”

夏楠倒也平静,她笑吟吟抬起眼睛。
“大师兄,你知道我的,你也知道你挡不住我对吧?”
“与其让我走弯路,一头撞进麻烦里,到时候还要劳烦大师兄来救,不如大师兄现在就给我指一条明路?”

笑清风叹气,沉默了片刻,还是将手轻轻落在她头顶。
“冤家。”
夏楠笑嘻嘻。
“大师兄,你知道你躲不开我对吧?不过躲在小倌馆里,你还真是下血本了。”

而杨锐只觉得,那只手刺眼异常。

【6】
“啧啧啧,看队长那个眼神,我敢说他对夏姑娘绝对是那个。”
顾顺贱兮兮的翘起小指,对着李懂挤眉弄眼。

李懂一身正气,目不斜视。
“说什么呢,队长和夏姑娘当然是纯洁的江湖儿女情,你这个人怎么一肚子龌蹉思想,淫者见淫,我真是看错你了!”

顾顺高高的挑起眉,“哎哎哎??懂儿你之前是怎么给我说的?”

李懂一脸迷惑,“我说过什么吗?顾顺你是不是睡迷糊了?”

“???李懂你.....”

他没能说完。
因为他们蛟龙卫英明神武千年铁树打死开不了花的杨队长,带着阴测测的笑容拖着他的领子。
“我看你好像挺闲的,来吧,我们好好锻炼一下近身战吧?”
“我帮你陪练,不要客气。”

“队长我错了啊啊啊啊,我一个暗器专长不擅长近身也是可以的吧???”

李懂换下一脸无辜,鄙夷的冲着被拖走的顾顺摇了摇头。
“人作死,就会死,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千年老处男动了春心,当然会很特别别扭啊。”
“这个时候还往枪口撞。”
“你不死谁死?”

【7】
“最近南魔教里有一小股势力想要篡位。”
笑清风一口饮尽杯中残茶,轻描淡写的放出一个可能会引起江湖大规模震荡的消息。

“什么???”
杨锐惊愕的睁大了眼。

夏楠按了按眉心,“这个消息我也收到了,他们拿到了‘黄饼’的配方,闹得有些大了,我正准备继续往下查。”

“你也知道???”
杨锐不可思议的瞪着女人脑后的发旋。

夏楠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拜托,我们做情报的这些都是基础,如果这都做不到,那还是分分钟金盆洗手吧。”

杨锐抽抽嘴角,我觉得我们对基础这个词的理解不太一样。

笑清风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斗嘴,接着弯弯眼睛。
“你知道这个就好办了,你的伙计和公主一样,误打误撞碰见了他们的密谋,结果被扣下了。”

他看着泄露杀气的杨锐,不急不慢的为自己斟茶,“放心,南魔教的人还不知道那是公主。”

“至于我,就像小夏说的,如果这都查不到,那还是分分钟叛门自尽吧。”

“丢我们百晓生门下的人。”

〖8〗
“杨队长?杨首领?杨锐!”
杨锐猛的回神,夏楠明丽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他向后踉跄一步。
“什么事?”

夏楠莫名其妙看着他,“我们快到反叛分子的总舵了,不是你说要开会的吗?”
“我师兄到底私下里和你说什么了??我感觉你一直状态不太对。”

杨锐微微低下头,声音听着倒是镇定自若。
“没什么,我知道了,你先去把徐宏他们集合起来,我一会儿就到。”
“好。”

杨锐悄悄抬起头,看着夏楠的背影,只希望没人看到他通红的耳朵。

「“你喜欢小夏是吗?”
“哈?!?才不是,我只是欣赏夏姑娘而已。” “哦——”
自称笑清风的男人笑了
“打个赌吧?”
“你赢了,我免费送你一年情报。”
“你输了,你要保证她一世平安。”」

“……可恶。”
“这样,我不是输定了吗。”

〖9〗
夏楠神经质的咬着指甲。
“不行,人手不够啊。”
她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焦急的来回踱步。

“夏姑娘?夏楠?夏楠!”
杨锐连唤她几声,无奈之下只得攥住她的肩。
“夏楠!你冷静点!”

夏楠极其缓慢的眨了两下眼,深吸口气,“抱歉,想起一些往事。”
杨锐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也不去追问,耐心安抚着她。

“之前有一次,我和大师兄一起去探查消息。”
她突然打开了话匣子。
“其实也不是很难的任务,但是可能是我们运气不好,我们撞见一伙疯子。”
“不过是一群乱臣贼子,只不过是想满足自己的私欲,就拿百姓的姓命当玩笑,当游戏。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全是笑话!”
“那群人,只是想破坏而已。”

“大师兄为了救我自绝气海,从此再也不能习武。”

“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要和他们干到底,我以一介女子之身接下师父的位置,我就是要以笔为锋撕开他们的面具,我不怕天下人的议论,我不怕死,我什么都不怕。”
“我以为我什么都不怕,但我还是会怕我救不下小邳,我还是救不下任何人。”

杨锐抿着唇,极尽安抚的拍着她的背。
“放心,你可以救下任何人,我们可以救下任何人。”

我可以救下任何你想救的人。

〖10〗
“我觉得,我可以来假扮邓梅,这样佟莉就可以去做更重要的事了。”

徐宏双眼一亮,“我觉得可行!”

杨锐黑着脸,“我觉得不可行。”

夏楠根本懒得理他,继续和杨锐那些已经‘叛变’的下属商议计划。
“夏楠!我说我觉得不行!”

女人转过身来,面生慍色。
“杨首领,您是信不过我吗?”
杨锐哑然,只恨自己笨口拙舌,说不出好听的句子来,半晌只得讷讷。

“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担心你。”

夏楠柔和了神色,只是眉眼依然锋利。
“那你就好好保护我啊。”

杨锐站在当地呆呆傻傻,嘴角忍不住的傻笑。
而夏楠背过身,面无表情,“来我们继续。”

陆琛捅捅庄羽。
“丢人啊。”
庄羽深以为然。
“丢人。”

【11】
总之,最后大侠和女侠成功营救了公主。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执笔人:清风笑

〖+1〗
“????为什么到这里就突然完了??”杨锐翻着邸报一脸郁闷。

清风笑翻着白眼,“因为老子不稀得写,老子才不想把你这个瓜娃子拐走我的小公主的过程再讲一遍。”

“?????所以你果然是我情敌吗???”

夏楠亲亲密密挎着邓梅,不屑的摇摇头。
“啧,男人。”
邓梅赞同的点头。
“没错,确实是傻子。”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