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维nee〗魔女的甜甜圈

★真人cp谨慎磕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主要的事情说三遍
★食用愉快

〖1〗
都说可米山里住着一个魔女。
她有着弯弯的笑眼,甜甜的香气,和太阳一般的光芒。
谁也说不清魔女的样子,谁也搞不清魔女的住处。

只是所有见过魔女的人都说,魔女的歌声——

很好听。

〖2〗
他们懂个屁。
全村最中二的小孩儿蔡维泽同学嗤之以鼻。

一个两个都没有见过魔女大人,还在那里吹嘘魔女的事情,真的让人发笑。

他晃着小腿,咬了一口魔女小姐变出来的甜甜圈,突然间红了脸。

魔女小姐的金头发真好看,他想。

〖3〗
“那个小孩儿又来了吗?”
身段柔软的黑猫懒洋洋的瘫在魔女小姐腿上,Sunnee弯起眼睛,手法娴熟的撸了两把猫。
“对呀。”

黑猫轻巧的化形,忧心忡忡的叹气。
“Sunnee啊——你这样又会受伤的。”
魔女小姐安静的垂下眼,唇角弧度依然好看。
“彩虹不用担心啦,邂逅明明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如果因为害怕别离就拒绝邂逅,那也太寂寞了。”

徐梦洁沉默一会儿,还是弯起了笑眼,伸手去揉Sunnee灿烂的金色发丝。

“我总是说不过你。”

〖4〗
中二的屁孩在时光里偷偷长大了一点儿。

金发的魔女在时光里任性的一尘不染。

〖5〗
蔡维泽长高了不少。

从前的他即使努力踮脚也只能看到魔女小姐模糊不清的笑眼。
现在的他微微偏头就能看到Sunnee柔软的金色发旋。

可是。
亲爱的魔女小姐,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已经长大了?
他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漆黑的瞳孔里沉淀着一如既往的执拗。

他叹了口气,又铺开一张新的羊皮纸,再一次试图书写下对魔女小姐的爱情。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份隐秘的恋情?

是他第一次循着歌声,找到笑眼弯弯的魔女小姐的时候吗?

是他第一次被魔女小姐抱进怀里,嗅到她身上甜蜜的香气的时候吗?

是他第一次在和煦的冬日里,看到魔女小姐寂寞的眉眼的时候吗?

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本总是落在他头上的柔软手指,犹犹豫豫的落在他的肩头的时候吗?
他还记得那时候Sunnee落寞的眉眼。

“哎呀,维泽已经这么高了啊。”
他记得魔女小姐微微笑着,但是眼底落满惆怅的星光。

魔女小姐在寂寞些什么呢?
她为什么会那么落寞呢?
为什么,我感觉她快哭了呢?

蔡维泽的笔在纸上无序的涂画着。
我要写些什么?
我该写些什么?
她想看到什么?
她想要看到我写些什么?

他定了定神,揉乱掉第二十一张羊皮纸,抽出了第二十二张。

蔡维泽又斟酌了半天,终于落笔。
【祝,人生顺利。】
自此一气呵成。

写完了。
他抬起头,直起腰,转了转脖子,僵硬的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蔡维泽看了看表,给这封来之不易的信落了款。
【5:10AM】

〖6〗
“Sunnee,你在看什么呢?”
许久不见的Yamy把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她瞟了两眼落款。
“你家那个小孩儿给你写的?”

Sunnee手一翻把信收进袖子,弯着眼睛笑。
“个人隐私,恕不外传哦。”

Yamy翻了个白眼,干脆倒在了Sunnee柔软的大腿上。
“我们几百年的交情,你在我面前还谈什么隐私,不会是情书吧?”

金发的魔女小姐笑而不答,白皙的耳垂悄悄染了绯色。
Yamy一个激灵翻身坐起,凑近了Sunnee试图强行逼问。
“真的是情书?”

Sunnee失笑,她摇摇头,想起那个笨拙的小孩儿。
“与其说是情书,不如说是缘书。”
“什么意思?”

魔女小姐想着那满纸的缘分,狡黠的眯着眼睛。
“你猜呀?”

〖7〗
蔡维泽忐忑不安的垂着头,这是他把信交给 Sunnee后,第一次见到魔女小姐。

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是开心?是羞涩?还是气愤?

他什么都没有等到。

Sunnee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带笑。
“维泽,你知道我是魔女对吧?”
“……嗯。”
“你说你想和我一起看每个日升日落,对吧?”
“……是。”
“可你是人类。”

你迟早会离开我。因为这该死的寿命差。
他几乎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魔女小姐的未竟之词。

他几乎要微笑了。
蔡维泽注视着Sunnee的侧脸。
“我去找巫师们确定过了,我可以成为男巫,我可以继续陪着你。”

他已然开始微笑。

“那为什么不呢?”魔女小姐笑着落进他怀里。

这次终于是他抱着她。

“要说话算话哦,说谎的人要吞千根针。”
“嗯。”

〖+1〗
Sunnee窝进蔡维泽怀里,手还不安分的把玩他的发尾。

“你不是从小到大都声称自己喜欢甜美系吗?”魔女小姐调皮的扫过他的鼻尖。

蔡维泽红了侧脸。
“你就是我唯一的甜美系。”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