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大护法/太大】编号89757


★星际paro
★作者脑子多半有病
★祝食用愉快

「1」
【……身份认证通过】
【实验体启动中】
【编号89757启动成功】
【……实验代号确认中】
【实验代号:大护法 确认通过】
【仿生体已苏醒】

「2」
“说真的,死胖子,你他妈用机甲的时候能不能爱惜点??”太子甩着手里的扳手把铁皮敲得梆梆响,看起来恨不得扑上去咬机甲的驾驶员一口。

大护法毫无歉意的道了个歉,“抱歉抱歉。”
不过下次我还是会这样的。

太子从机甲上跳下来,瞄准大护法就冲了过去,气势汹汹。
“死胖子我和你说,这个机甲她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机甲,普通的战斗工具,她是艺术啊!艺术你懂吗?你看她线条流畅的机身,颜色鲜亮的涂装,这一切都是艺术!都是由我这双艺术之手所创造的绝无仅有的艺术品!”

大护法眼神已死
“不好意思我看不出来一个粽子形状的机甲有什么艺术的,而且还是鲜·亮·的·红·色涂装。”
“说真的我现在有点后悔让你全权负责的我的机甲了。”

太子毫不心虚,甚至还有些自豪。
“你知道机甲最重要的是什么啊?啊?是契合度!我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奕卫号是完全按照你的身形比例放大的,和你的契合度是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野机甲,啊不是,是外面的那些量产机拍马也比不过的!”
“你居然还嫌弃她?!?”
“噫眼界真高。”

大护法摁着自己额头不断往外蹦的青筋,努力的不让自己一棍子抡死自己的专属制造师,“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一粽子???”

太子眼神飘忽,“啊这个,那个,啊对我想起来了奕卫的动力系统还可以改进一下,我去忙啊你随意啊!”
“你给我站住!正面回答问题!!!”

「3」
“听说欧阳财团叛变转投虫族了。”
“啧,人类的叛徒。”
“不愧是商人,唯利是图,也不知道虫族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诶诶,你别开地图炮啊,我家里也是从商的,但是你看我都来参军了。”
“抱歉抱歉,一时口快。”

大护法皱着眉头听着基地里的流言蜚语,看着仍在调整红色机甲的太子,沉声道。
“你最近注意一点,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基地是由欧阳财团赞助的,他们叛变了也就是说这里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

太子抬头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记得了,遇见什么情况都赶快找个地方躲好等你来对吧。”
大护法点点头,“嗯,别逞强。”

太子笑起来,转了转扳手,“你看我什么时候逞过英雄对吧?”
他又醉心于自己的艺术之中,似乎是漫不经心的提了一句“应该注意点的是你啊,死胖子。”

大护法拉了拉自己的兜帽,遮住唇角的一丝笑意。
“知道了,大白痴。”

「4」
太子现在特别想写一张乌鸦嘴的纸条贴在大护法脑门上,想了想算了,一是大护法没在跟前,二是纸那么贵,贴他浪费。

他憋了憋嘴,把自己往物资箱的更深处藏去。

距离他给大护法发求救通讯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呜哇虫族攻进基地了!!!死胖子快回来救驾啊!!!!】

那边一直没有回音,那么也就是说死胖子那里也遇见麻烦了,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5」
每当大护法驾驶着联盟第一天才技师(自称)的得意之作,也就是奕卫时,都会深深的怀念着自己很久很久以前驾驶过得另一架机甲,钨钢。

钨钢虽然没有奕卫流畅的线条,鲜亮的涂装,可是最起码,他的外形正常啊!!!
最起码他不是个粽子啊!!!!!

大护法悔不当初。

而且……
他的眼神逐渐锋利起来,带着些焦躁。
“如果是钨钢的话……”那么这些杂鱼早就灰飞烟灭了。

他分神望了眼基地的方向,按下心里的不安。
在我回去之前,绝对要撑住啊,白痴太子。

「6」
“太子!!!!”
大护法眼睁睁的看着太子被红色的激光腰斩,慢了一步,就那么一步。
世界在他眼中放慢。

被激光击中的那一瞬间太子想了很多东西,比如死胖子自言自语念的诗,他红袍下少见的笑容,眼睛里偶尔露出的寂寞。
满脑子都是他。

太子扯出一点苦涩的笑,真是没出息啊,我。
死到临头了满脑子居然只是一个死胖子。
明明应该是漂亮的红衣大姐姐嘛。

啊……又想到红色了。

「7」
然而预料之中的死亡并没有降临。

太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激光划开的横截面,嗯,可以这么说,横截面中暴露出了金属的零件。

金——属——的——零——件

太子的脑子一片混乱,活了二十多年了第一次知道自己是机器人???
妈妈你看我是变形金刚诶!!!

兵荒马乱中,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费力的转移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
他抬起头,事实上他现在浑身上下能控制的也只有头了。
他看着死胖子还有些双下巴但是异常冷静的侧脸,突然意识到了。

“……你早知道。”
大护法顿了顿,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一直笔挺的脊背弯了下去。
他甚至不敢看太子的眼睛。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8」
故事很简单,也很平淡。
死胖子真的没有讲故事的天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孤独的科学家。
虽说科学家都是孤独的,但是他有些特别。他不会老,也不会死。

孤独的科学家自己一个人孤独的活了很长时间,真的是很长时间,长到他可以把自己锻炼成体术高手,长到他可以把自己吃成个球。

后来他实在是太孤独了,于是他决定造出一个人造人来陪着他,陪着他度过这难捱的漫长岁月。

他把人造人的代号叫做太子,而实验代号却用了自己很久以前的代号——大护法。

这就是所有的故事了。

「9」
“……你是第五个醒来的太子。”大护法终于敢抬眼去看太子。

然而太子脸上淡淡的,看不出是什么神色。

“啊啊,我说为什么我怎么都晒不黑,我可是超羡慕他们那种古铜的肤色啊。”太子垂下眼睛看着自己裸露出来的线路。


大护法抿了抿唇,“……你现在想晒红晒绿晒蓝都行。” 反正调一下机体设置就行了。

太子弯了弯眼,唇边的笑意漫不经心

“啊——,那可还真是很好啊。”


 “我如果修复不能,那么还会有其他【太子】吗?” 


他抬起眼睛,一片平静。 


“反正,你有那么多太子,不是吗?”

大护法被他噎住了,喉咙里仿佛是卡了什么异物,他很想咳嗽,却又咳不出来。
“……不会了,你是最后一个。”
“也是最特殊的一个。”
“如果你损毁了,那么再也不会有【太子】了。”

“是吗?”
太子仍是淡淡的看着他。
最后终于笑起来,
“死胖子是不会说谎的,对吗?”
“嗯。”

「10」
“你设置过让我爱你的程序吗?”
“肯定没有,我又不是自恋狂。”
“那我还挺高兴的。”太子的眼眸中映着星河。
“喜欢你这件事,是我自己的意志。”


后记:

唔姑且说一句脑洞的由来

群里面在讨论大护法的来历时

人造人论被大多数人认可(包括我)

所以我就想如果这两个人身份对调会不会很有趣呢?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篇很粗糙的星际背景的paro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www(鞠躬)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