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浔

今晚月色真美,好巧遇见了你。

【太大】身体交换这件小事


★来自于囹圄圄的点梗@冬眠囹圄 
★人有多大胆点梗拖多晚系列
★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甜。
★在这重重的刀片深处抱紧自己的糖瑟瑟发抖

「1」
太子活动了活动自己的手脚,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一米以下的全能放倒……

“……等等死胖子,你身高过一米了没有??”

大护法举起自己细皮嫩肉的艺术之手,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现在你不是皇帝我也不是护法,我再给你一个机会重新组织一下你的语言。”

“……我错了你气场二米八。”

「2」
前两年太子从宗室选的继承人刚刚成年,他就忙不迭的把自己从皇帝变成了先皇,带着【自愿镇守皇陵】的大护法一走了之,过得好不潇洒。

这腻歪也腻歪够了,干也干了个爽,放飞自我的太子这才一拍脑门,想起来了现在的正事是破除大护法的诅咒。

于是他俩就沿着太子还是皇帝时找到的线索,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掀别人的墓。

对没错,掀别人的墓。

大护法的诅咒本来就是很神神叨叨东西,自然也要去一些神神叨叨的地方去找线索,所以这一路上太子也算是见识到了不少大场面。

什么死人诈尸,阴兵借道,尸虫乱窜,血尸瞎蹦算是看了个全,看的他每每只想大呼古人诚不我欺,那些流传下来的神鬼故事还是有事实依据的。
尤其是鬼故事。

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纵然大护法有三十六般本领,也抵不过太子七十二种的作死方式。

这不,还是着了道。
俩人这眼一睁一闭,就交换了身体。

「3」
大护法扶着额头异常头疼的看着太子用着自己的身体上蹦下跳,甚至阻拦不及的眼睁睁看着太子掀了自己的兜帽。

“哎呀我早就想说了,死胖子你这一不秃顶二不地中海的,为什么每天非要带个帽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大护法沉默了一瞬,看着太子银色的发旋,最终蹦出来俩字儿。
“兴趣。”
“噫,真奇怪的兴趣。”

又是一阵死一样的沉默。
大护法面无表情的抽出腰间他送给太子的匕首,唰唰两下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
给太子整了个容。
啊不是,是刮了太子的胡子,顺便给他修了个眉。

太子一声惨叫,却也只能看着自己的艺术气息离自己远去。
“你干什么啊啊啊啊!!为什么剃我胡子!!!”
“那你说你为什么留着个这么丑的胡子?”

太子也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最后咬牙切齿的蹦出俩字儿。
“兴趣。”
“啊,你的兴趣真奇怪。”

「4」
大家好,我是奕卫国的第七代皇帝。

关于我那个无良叔叔据说寄情于山水(其实是带护法私奔),早早的就把皇帝这个烂摊子交给我这件事,我真的没有任何不满,真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兢兢业业的在皇帝这个岗位上发光发热,为我奕卫国的现代化建设努力添砖加瓦,顺便给我国转职成为盗墓者的先皇和前大护法擦屁股。
我不生气,真的。

然后现在,我一脸懵逼看着疑似我国大护法的红袍矮子上蹿下跳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甚至还没戴兜帽。
“大侄子!!好久不见啊哈哈哈哈哈哈!”

而疑似先皇的白衣男人,则手持钨钢杖一脸淡定的朝我打了个招呼。
“久别重逢非少年,好久不见,皇帝。”

我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正在突突的跳动,久违了的熟悉的胃痛感正在复苏。

我想了想,这说不定是人家小夫夫之间的情趣呢,角色扮演什么的,还挺好玩的不是?
于是我还是向疑似是终于醒悟刮了胡子的先皇发问,“皇叔,你们这次回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然而回答我的并不是白衣男人,而是红袍小矮子。
“哎呀,大侄子你认错人了,你叔我在这里!”
“……不是角色扮演?”

我看着我毫不靠谱的皇叔用着大护法异常严肃的脸,对我挤眉弄眼。
“诶大侄子在你心里我居然是这样的人吗???”
对你就是这种人。

大护法板着我皇叔那一张轻佻的脸,一本正经。
“我们在墓里中了机关,醒过来后就发现我们两个互换了,太子说在皇室的书库中看过类似的记载,所以我们回来想借藏书室一用。”
我的胃疼好像不是错觉了。

我交出藏书阁的钥匙,同时诚挚的祝愿他们早点换回来。
不然我觉得我的胃疼要没药医了。

「5」
感谢万能的皇家藏书阁。
还真的让他们找到了破解之法。

太子摸着自己光洁溜溜的下巴感叹。
“其实这样偶尔换一下还蛮好玩的。”
大护法好没气的拉上自己的兜帽。
“还是免了。”

「6」
“我看看,下一个墓是谁的来着?”
“……要不,还是算了吧。”
“不要。”
“你也知道了,墓里奇特的东西太多,我怕是护不了你周全。”

“死胖子我告诉你,说好的陪我白头到老,那你就别想一个人年轻漂亮,小心老子治你一个欺君之罪!”
“……”
“好,我就陪你,白头到老。”

“那就行,走吧?”
“走。”

评论(17)

热度(100)